SURVICE

服务

玉鸽葡萄庄园酒店

 

天色向晚

西边的彤云叠叠嶂嶂

风从窸窸窣窣的葡萄园吹进来

亚麻的窗帘

在阳台上徐徐飘起

吹乱了一旁待读的书页

有人喜欢坐在傍晚的夕阳里

看斜晖脉脉

放松一整天的松弛

有人热爱微凉有露的清晨

因为只有在清晨

泥土的清香才最浓烈

不论傍晚还是清晨

房间总是恰如其分地给予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