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只胖胖的鸽子

首页    酒庄故事    那一只胖胖的鸽子

 

       对于西鸽酒庄玉鸽单一园酒标上那一只胖胖的鸽子,许多人颇有微词——这也太胖了吧?会不会让人联想到:譬如喝葡萄酒会长胖……?

       可是,这并不是一只普通的鸽子,它是带着帝王的万千宠爱,脱胎换骨之后再回人间的——“玉鸽”原型来自宋徽宗《桃鸠图册页》,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宋徽宗虽然不是个会打战的好皇帝,却是位名副其实的艺术大师,尤其在是花鸟画方面造诣很高,不但自己能书善画,更是大办画院、鼓励创新。

       宋代的花鸟画风格追求清雅隽永,绘画题材趋于世俗化,平民化。以“鸟”为例,在唐代宫廷惯用的“锦鸡”、“仙鹤”之外加入“鸠鸽”、“山雀”等普通人家喜闻乐见的题材,栩栩如生、自然灵动,将中国古代绘画艺术推向一个新的巅峰。 

“家财万贯,不及宋纸一张,宋瓷一片。” 与宋瓷相比,宋画传世更少。今天的人们对宋朝文物如此热衷,固然有物以稀为贵的心态,更多也是对中国历史上这个最具人文精神和美学造诣时代的一种追慕吧。

 

 

 ——宋人佚名画“霜篠寒雏图”,现藏故宫博物院

 

 

 

       来到西鸽酒庄,最早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水草丰美的天然湖泊——西鸽湖,成群的鸽子姿态优雅地飞过天际。“西鸽”与鸽子的缘分颇为悠远,最早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期。毗邻酒庄南侧的“鸽子山遗址”距今1.27-0.8万年,被发现于20世纪80年代,经过20多年的调查和发掘,出土万余件旧石器时期的宝贵文化遗物。这些出土文物不仅有日常生活所需的石器、陶器,更有不少精美的骨器和装饰品。

       遐想一下,“鸽子山”最早的先民来到这片伊甸园般的栖息地,安营扎寨,劳作生息。他们是否也注视过天空中的飞鸽,他们有着怎样的喜悦和忧伤?

 

 

——鸽子山遗址出土鸵鸟蛋皮串珠

 

 

       自古以来喜爱鸽子艺术家的不只有中国人,外国人里面最出名的当属绘画大师——毕加索。

 

       “鸽子,鸽子,到处都是鸽子。” 毕加索回忆起儿时生活的地方,印象最深的就是鸽子。毕加索出生在西班牙小城马拉加,这里长满了葡萄藤,遍地鲜花盛开。毕加索的父亲是一名美术教师,擅长室内装饰绘画,鸽子是他的最爱。毕加索从小热爱绘画,有一次父亲有事出门,请他帮忙画一只鸽子的脚,当他回来的时候,发现鸽子已经画完了,而且比他自己画的好很多,从此毕加索的父亲就不再画鸽子了。

 

 

 ——Child with a Dove, 1901

 

       毕加索在他的画室里也养了很多鸽子,任它们自由地飞来飞去,每次来访的客人都会抱怨不已,毕加索总是回复他们:“鸽子是这个世界上最敏感的生物,它们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爱。”

 

 

——作画中的毕加索与鸽子

 

 

       毕加索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画家,也是坚定的和平守卫者,在二战期间以一副巨幅画作《格尔尼卡》,无声控诉地法西斯分子的残暴罪行。1950年11月,为了纪念在华沙召开的世界和平大会,毕加索创作了一只衔着橄榄枝的飞鸽。当时的比利时著名诗人聂鲁达把它叫做“和平鸽”,从此鸽子被世界人民正式公认为是和平的象征。

 

 

 

       从古至今,从东方到西方,人类始终执着于对美的体验和追求,这种执着超越了时间和地域。回过头再看酒标上那一只胖胖的鸽子,有没有觉得这种“微胖”,是一种气定神闲的“大家风范”呢?

 

       一起喝杯小酒,体会一下吧。

 

 

——2019国际葡萄酒品评赛IWC CHINA 金奖酒款

2019年9月24日 10:47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