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2020:地平线上的中国精品葡萄酒产区

首页    媒体报道    宁夏2020:地平线上的中国精品葡萄酒产区

转自《 Decanter醇鉴》 2月5日

文|醇鉴团队

微信图片_20200209140732

         时值十一月,当我们抵达本次访问的第一站——长和翡翠酒庄时,酒农正在采收最后一批小芒森,用来酿造晚收甜酒。每年的这个时候,宁夏的大多葡萄园已经完成了埋土工作,葡萄藤将在黄土下静静沉眠,直到来年的春天。

    初冬黄沙浸染的晴空下,贺兰山巅白雪皑皑,俯视着广袤的黄土高原——和两年前我们记忆中的宁夏并无二致。然而,在这片被寄予厚望的潜力葡萄酒产区,每个角落都在悄然又快速地发生着改变……

宁夏地理知多少 

宁夏的主力葡萄酒产区“贺兰山东麓”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北端,大部分的葡萄园都处于南北延伸150公里的狭长地带中。

微信图片_20200209140755

图片版权: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葡萄园能够生长于此地,得益于西侧贺兰山脉的庇护,以及东侧黄河供给的水源。整体而言,产区的北部更加陡峭多山,南部则更加平缓。近山脉处土壤以沙砾和岩石为主,平原则以粘土为主。

微信图片_20200209140800


图片: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正在进行埋土,远处可见贺兰山脉。

    贺兰山东麓阳光充足,根据宁夏葡萄产业发展局提供的数据,当地每年日照达3100小时,无霜期200天,大陆性气候,夏日短而炎热,但是高海拔(有些葡萄园海拔超过1200米)和清凉的夜晚,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葡萄的成熟速度,有助于保持酸度。宁夏的冬季漫长而严寒,所以酒庄需要在每年11月上旬完成葡萄园的埋土工作,次年3月再将葡萄藤挖出来,这大大增加了人力与物力的成本。

   “埋土每年会给我们的葡萄园管理工作增加30%左右的支出。”贺兰晴雪酒庄酿酒师张静介绍道。往次的访问中,当地酿酒师曾告诉我们,35公顷葡萄园的埋土工作,要动用150位工人,耗时超过10天。

    宁夏十分干旱,年降水量仅200毫米,葡萄园必须进行人工灌溉。新修建的酒庄不少采用了来自以色列的滴灌系统,但其实漫灌的做法在当地也很常见。不过,宁夏产区能够从黄河汲取的水源是有限量的,因为下游的省份也要仰仗“母亲河”的滋养——中国葡萄酒权威李德美教授介绍道。李教授与ProWine共同组织了本次媒体访问。为了减少水资源的成本,许多酒庄都自行挖井或建造蓄水池。同时,据当地媒体报道,为了达到环保部门的相关要求,包括米擒酒庄、贺兰晴雪和迦南美地酒庄在内的多家酒庄投资兴建了污水处理系统。

微信图片_20200209140805

图片:完成埋土的葡萄园表面,可以看到白色的盐花

    和澳大利亚、阿根廷等国最干旱的产区类似,贺兰山东麓的土壤有机成分低,pH值及碱度高,李德美教授介绍道,指向窗外——在埋土后变得光秃的黄土地表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大片白色的盐花(上图)。

    尽管当地气候干燥,但因为降雨大多在晚夏到来,所以贺兰山东麓的葡萄园并非完全不受霉病的侵扰。此外,这一深植内陆的产区也已经开始感受到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李德美教授指出,对比1988年与2017年的数据可见,宁夏的年平均气温已经升高了超过一度,年均降雨量在过去的十年里也有所上升

    从北到南,目前贺兰山东麓产区已大致划分出了六个次级产区:石嘴山、贺兰、银川、永宁、青铜峡和红寺堡。爱好者们较为熟悉的精品酒庄如银色高地、贺兰晴雪和迦南美地位于银川次级产区,距离银川市中心最近。而大型国际酒庄如夏桐(LVMH)、贺兰山(保乐力加)则位于银川以南的永宁次级产区。

微信图片_20200209140811

图片版权:Decanter杂志

    有趣的是,位置更北的次级产区并不一定比南边更凉爽。李教授解释道,这是因为贺兰山的海拔从北向南逐渐降低,来自戈壁滩的凛冽西风得以直达南部的次级产区,降低了葡萄园的温度。不过李德美教授也指出,造就如今的宁夏葡萄酒风格的,更多还是各酒庄的葡萄园管理和酿酒手法,谈论风土特征为时尚早

 蓬勃的酒庄游

    宁夏葡萄酒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宁夏共种植4万公顷葡萄园,建成86座葡萄酒庄,每年生产1.2亿瓶葡萄酒,创造了12万个工作岗位。而这些岗位当中,无疑有一部分来自旅游行业——官方数据称,现在宁夏一年接待超过40万人次的游客。而距离银川市中心仅仅半小时车程的志辉源石酒庄,过去一年就接待了15万人次的游客。酒庄酿酒师杨伟明介绍说,这些游客中包含一些酒商,但将近六成均是来自银川的游客。这些旅游者乘坐大巴,来到这座景观独特的酒庄参观旅游,他们可能并不懂酒,但也知道葡萄酒现在已经成为了宁夏的“特产”之一。

   “游客现场购买占我们总销售量的30%。比较受欢迎的是包含三款果香型葡萄酒的品鉴套餐,包括干白、干红和桃红,价格是每位30元。”庄主袁园介绍道。目前,志辉源石每年生产20万瓶葡萄酒。要持续吸引消费者来访,袁园认为“酒庄需要有自己独特的吸引力,并且有一些体验型活动,从而增加游客的停留时间,让游客对酒庄加深印象,参观过后也会促进一定的销售。”

微信图片_20200209140817

图片:志辉源石酒庄品鉴室

    她的酒庄确实别具一格。正如其名“源石”,酒庄建设在一片砂石矿场的旧址之上,采用当地的石块做整体装饰。酒庄坐拥133公顷葡萄园,以中式园林为建筑风格,包含一座地下酒窖,一个餐厅,以及一个面积宽阔、装潢雅致的品酒室(上图)。2013年,贺兰山东麓引入酒庄分级系统,而接待游客的能力恰恰是考评要素之一。2017年,志辉源石被评为了三家“三级酒庄”之一。

    而中国最古老、规模最大的葡萄酒公司张裕,则在贺兰山东麓建设了另一家地标性的酒庄——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

微信图片_20200209140822

图片: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

    这座斥资6亿元人民币兴建的酒庄于2013年对公众开放,比志辉源石早一年。酒庄的核心建筑是一座“拜占庭式”的城堡(上图)。这座各个角度让人联想起不同波尔多酒庄的建筑,据说还是颇受欢迎的拍摄外景地。“我们一年接待游客在五到八万人次不等,非专业人士能占到70%左右。” 酒庄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樊玺介绍说。和志辉源石不同,游客采购的产品仅占酒庄巨大产能的1%。张裕摩塞尔酒庄每年生产1500吨的成品酒,大部分都经由张裕集团庞大的海内外分销网络售出。

    每位来访者支付80元人民币购买门票,即可参观酒庄城堡内部庞大的葡萄酒博物馆。在这里,游客可以看到葡萄酒酿造的主要工序,体验葡萄酒的香气,还有机会通过张裕一个多世纪的历史,回顾中国工业化酿造葡萄酒的轨迹。游客还可以另付费,自己制作个性化酒标。

    “我们开展旅游的主要目的是对葡萄酒品牌的宣传对葡萄和葡萄酒文化和知识的普及,培养潜在消费者,宣传作用大于销售本身。” 樊玺说道,“我们希望让游客参观后能有收获,增加对葡萄酒的更深层次认识和兴趣。”“(在宁夏的酒庄游中)我可以看到葡萄酒教育的巨大机遇。”同行的英国葡萄酒评论家Robert Joseph说道,“每年成千上万的中国消费者通过酒庄游接触到葡萄酒文化,回去之后,他们中的一些很可能会开始日常饮用葡萄酒。”

“买得起,喝得着”的宁夏酒

    2011年,贺兰晴雪酒庄的加贝兰2009年份在世界最大规模的葡萄酒赛事——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Decanter World Wine Awards)中获得国际奖(International Trophy,相当于现在的Best in Show)以来,宁夏产区一直在Decanter系列大赛中引领“中国队”的奖牌榜。

    2019年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DWWA)和亚洲葡萄酒大赛(DAWA)中,宁夏葡萄酒分别获得了60枚和45枚铜奖及以上级别的奖牌。

相关阅读:

DWWA:2019年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结果

DAWA:2019年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结果

    但是,宁夏的高品质葡萄酒价格却不便宜。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的顶级酒款店头标价1500人民币,志辉源石酒庄的顶级酒“山之魂”980人民币,贺兰晴雪的加贝兰珍藏零售价也在498人民币。酿酒师们解释道,精品酒定价较高,部分是因为当地葡萄酒生产需要依靠大量人力(特别是埋土),成本较高,另一方面也是品牌建设的需要。然而不少同行的专业人士认为,诚然最著名的宁夏酒庄并不愁销路,但对于一个高速扩张的新兴产区而言,如何大量、稳定地向宁夏以外的市场销售葡萄酒,却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很显然,宁夏葡萄酒局已经开始了行动,而庞大的生产规模,似乎是产区找到的答案之一。由官方牵头,多家生产商联合打造的全新产区品牌“贺兰红”,就是他们做出的初步尝试。

微信图片_20200209140827

图片:宁夏酒局举办的媒体品鉴会上,贺兰红品牌葡萄酒赫然在列

     尽管品牌名称是“贺兰红”,但其产品系列也包含白葡萄酒,主要品种包括赤霞珠和贵人香,由六个指定酒庄生产。2018年9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庆典期间,贺兰红品牌作为“大庆指定用酒”首次推出,清晰地显示了来自官方的肯定和支持。

    贺兰红的定位是“大单品”,主打价格更加亲民的高品质葡萄酒。在宁夏葡萄酒产区的京东官方旗舰店( https://mall.jd.com/index-714888.html ),入门级别的贺兰红赤霞珠售价在每瓶128人民币,和同等价位的进口葡萄酒相比,显示了一定竞争力。

    宁夏葡萄酒局称,市场对于贺兰红的初步反馈是正面的,不过这还仅仅是开始:2019年9月,贺兰红共享酒庄宣布开工,总投资7亿元,整合德龙酒庄、立兰酒庄、巴格斯酒庄、禹皇酒庄等多家种植基地,总规模达10万亩(6667公顷)。与此同时,产区开始寻求大规模出口渠道。2019年6月,5万瓶贺兰红通过X8011次中欧专列运抵比利时,另有25万瓶运往德国。这批贺兰红使用为欧洲市场特别设计的酒标,零售价在每瓶25欧元左右。宁夏官方称,贺兰红将通过家乐福、麦金利等超市进行展出销售,并列入“至少30家”高端西餐厅酒单进行长期销售。

新的方向

2019年5月16日,西鸽酒庄正式对公众开放,成为了宁夏第87家建成的酒庄,也是六家生产贺兰红的指定酒庄之一。

西鸽酒庄耗资4亿元,仅仅两年(2015年到2017年)即修建完成。这座堡垒般的酒庄占地25000平方米,囊括了世界最先进的一批酿酒设备,能够每年出产一万吨葡萄酒。酿酒师廖祖宋引领媒体团站上了酒窖上方的观景台,聚光灯下是2000个整齐排放的橡木桶。

微信图片_20200209140833

图片:西鸽酒庄酒窖

    不过,西鸽酒庄出品的葡萄酒远不止贺兰红。“我们之所以决定做这个项目,是因为我们拥有一批20年的老藤,这在宁夏是十分少见的。”庄主张言志介绍道。这位曾在波尔多进修的酿酒学家所指的,是酒庄位于青铜峡次级产区的100公顷22年“老”藤。虽然放眼世界,22年的葡萄藤并不算“老”,但在宁夏确是凤毛麟角,因为贺兰山东麓这些规模庞大的葡萄种植项目,大部分都是在过去十年内启动的。

    运用这些老藤,张言志的团队出品了“玉鸽单一园”系列。其中的蛇龙珠(佳美娜)2017年份在笔者看来堪称当晚品鉴的亮点。蛇龙珠常常因为突出的青椒、植物风味而为酒评家诟病,但这款蛇龙珠香气芬芳馥郁,果味也十分成熟。然而当晚最令人惊喜的葡萄酒却在最后亮相:晚宴结束后,年轻的酿酒师悄悄带着几位记者“潜入”了他的酒窖。我们从橡木桶中品鉴了酒庄尚未发布的葡萄酒,其中包括一款长相思,和一款鲜活优雅、令人惊艳的黑比诺。

    离开这片毗邻戈壁滩的绿洲时,笔者列下两年后重访宁夏的新发现,才发现下笔千言,却不及万一。“中国式”精品葡萄酒产区的两年,虽不足以天翻地覆,也已经日行千里。

2020年2月9日 14:00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