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言志:鸿鹄起贺兰,左翅逐梦,右翅言商!国产葡萄酒因他而变!

首页    媒体报道    张言志:鸿鹄起贺兰,左翅逐梦,右翅言商!国产葡萄酒因他而变!

转自《微酒》

文|张小优    编|吴弩

 

      在葡萄酒圈,想搏上一搏的人们总是喜欢把张言志的传奇作为谈资,五分仰慕,三分艳羡,还有两分显示自个儿见闻广博的炫耀。

      张言志,法国国家酿酒师,Académie du vin de Bordeaux(波尔多葡萄酒学会)首位中国籍成员,师从世界葡萄酒教父级导师杜德院长。回国后,从事葡萄酒销售工作,于2016年创办北京酒易酩庄酒业。两年内,因成功运营奔富Max`s而声名鹊起,成为法国罗纳皇冠、南非戈蓝等品牌的中国总代理。随即,酒易酩庄的销售额从2016年的1亿攀升至2018年的2.5亿。

 

▲西鸽酒庄庄主 张言志

 

      然而,以上的出身和成绩,只是张言志传奇的铺垫。

 

      2017年的突然消失,才是张言志传奇故事的开始。

 

      玩进口葡萄酒的人们,绝大多数都不知道“专业和市场通吃”的张老板究竟去了哪个次元,直到两年半后,他们才知道了答案。

 

      这时的张言志,除了是酿酒师和葡萄酒运营商,还多了一重身份:宁夏酒农。

 

      人们纷纷一头雾水的恍然大悟道:“哦…原来这两年多,他放飞自我,远赴不毛,是去追一个叫做‘酿一瓶中国最好葡萄酒’的梦了啊!” 

 

      除却不解者,对张言志推崇备至者也大有人在,在他们看来,酿中国最好的葡萄酒,需要且不仅仅需要情怀。张言志精深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经验,让这个情怀具备了变成事实的可能。若说谁能改写国产葡萄酒的游戏规则,张言志必定是人选之一。

 

      2019年5月16日,投资4.4亿元,拥有2万亩(其中1.5万亩是21年老藤)葡萄园,由北京奥运会水立方设计师操刀,面积约2.5万平米的西鸽酒庄正式迎客。

 

▲西鸽酒庄

 

      这座令人惊叹的,位于宁夏贺兰山东麓青铜峡的巨大酒庄,正是张言志在两年间呕心沥血而筑的梦之城堡。

 

      也是在这一天,西鸽酒庄三大品牌之一的贺兰红N28正式下线、上市。而让张言志无比自豪的西鸽大单品,仍然安眠于橡木桶中,任时间流逝,静待花开。

 

▲“贺兰红”灌装上市

 

01

执着:9年信仰路

 

      2010年,张言志从波尔多学成归来,此时,他在意识形态上已彻底被葡萄酒所洗礼,宛如一名最为虔诚的圣徒。

 

      张言志自述:“我们那一届是最幸运的,遇见了葡萄酒各领域最顶尖的专家。我的意识形态在这段时间被重塑,我对葡萄酒的热爱,变成了信仰。回国后,我坚定的要做一件事:十几年、几十年按照正确的葡萄酒种植、酿造方式去做一件事,酿中国最好的葡萄酒!” 

 

      然而,在葡萄酒生产、酿造领域深具造诣的张言志非常清楚,酿造好的葡萄酒,需要以大量的资金为支撑,而自己,拿不出这笔钱来。

 

      于是,张言志开始用代理产品来“曲线逐梦”。2011年,口袋里有了几百万的张言志在河北找到一块地,振翅欲飞。然而,评估分析报告出来之后,张言志悲哀的发现,几百万几乎什么也做不成。

 

      被钱闪了腰的张言志痛定思痛,便在2011年成立了北京酒易酩庄酒业,玩起了进口酒贸易。

 

      以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而言,宇宙中两点的最短距离其实是曲线。在张言志2011-2017年“曲线逐梦”的六年间,他的收获远比他的目的来得丰厚:首先,他真正实现了财富的积累,为投资4.4亿的西鸽酒庄奠定了资金基础;其次,建立起了全国性稳定的销售团队;其三,奔富Max`s的一战,让他对葡萄酒市场及趋势有了准确的把握;其四,全国400多家经销商网络的搭建,以及麦德龙渠道的成熟,为西鸽酒庄的市场化运作提供了坚实保障。

 

      2017年,张言志化茧成蝶,飞向他梦寐以求的天空。他的左翅,扇动情怀;他的右翅,卷扬商业。

 

02

回归:国产葡萄酒可以这样好

 

      2019年3月,消失了两年多的张言志带着西鸽酒庄的样品,低调亮相春糖。没有零售价、没有价格政策,他只是想看看,经销商们会给出怎样的评价。

 

      结果让张言志及其团队倍感鼓舞,经销商们对他所带的样品称赞有加,就连他们并未特别推荐的霞多丽也不例外,有酒商甚至想买断霞多丽的全部产品。

 

      随后,原本计划5月中旬正式迎客的西鸽酒庄迎来了一波又一波“不速之客”。

 

      葡萄酒商来了,白酒酒商也来了,尝了张言志的酒,他们就想来看看,张言志的这瓶好酒是怎么酿出来的,能走多远。

 

      在这里,他们看到的或许不仅是宁夏产区与新西兰马尔堡产区合作建设的示范性酒庄,他们看到的,或许是国产葡萄酒未来发展路径的样本。

 

      西鸽酒庄,位于宁夏最早规模种植葡萄的青铜峡,其地势由西南向东北自高而低呈阶梯状分布,既有缓坡丘陵,也有冲积平原,在张言志看来,像极了法国波尔多著名的圣达美隆产区。

 

      怎样酿造一瓶美酒,张言志早已非常清楚,就是回归其正确的生产、酿造之路。

 

      为了这条路,张言志投入1个多亿,用于修复21年的老藤和新葡萄园的种植。

 

▲西鸽酒庄拥有1.5万亩20年以上的老葡萄藤

 

      为了这条路,他用东北油松代替传统的石柱,遵循生物动力栽培的理念,用自然法则来追求葡萄种植的原生态。他相信,葡萄不会骗人,你好好待它,它就一定会回报你好的果子。

 

      为了这条路,他采购了勃艮第大多数酒庄都无法达到的配置。西鸽的发酵罐全部采用大型定制化的锥形倾斜罐;发酵罐采用新西兰全自动控温及自动循环系统;配备有连勃艮第葡萄酒教授都极为羡慕的化验室全套仪器,以及2000只橡木桶。

 

▲西鸽酒庄的锥形倾斜发酵罐配备世界最先进的全自动控温及自动循环系统

 

      为了这条路,他所聘请的首席酿酒师是曾在中国最佳运营机构Grace Vineyard、澳大利亚Bass Philip、Mollydooker任职的廖祖宋。

 

      为了这条路,他定下了“3126”的酿酒法则(即发酵期3个月,入橡木桶陈酿12个月以上,最后再瓶储6个月以上),以此来保证每一瓶酒的高品质和稳定性。

 

      如是种种,让张言志的西鸽酒庄在国内独领风骚。

 

      “每一位酿酒师的终极目标,不是酿和别人一样的酒,而是酿一款真正具有当地风土特点的酒。我希望可以酿出符合宁夏风土特点的葡萄酒。在波尔多,我们常说:‘今年我们酿的葡萄酒比去年更好’;在渤艮地,我听他们说:‘今年,我们酿的葡萄酒更适应当地的风土。’在宁夏,对于中国葡萄酒,我们可以说:‘今年我们可能更好的读懂了气候,我们学习运用了新的技术,所以我们也酿出了更好的葡萄酒。’”张言志如是说。

 

      张言志在用自己的行动,重新定义着中国葡萄酒。

 

      张言志说:“所谓重新定义,就是希望引领中国的葡萄酒生产企业尊重行业规律、敬畏自然风土,从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种植、酿造开始,最后再考虑销售。这并不难,只是对葡萄酒理念的回归。”

 

      除生产、酿造环节回归本源外,或许因为春糖的鼓舞,5月20日,西鸽酒庄首次召开全国销售会议,张言志为上市政策划下了道道。让人大感意外的是,张言志表示,玉鸽系列葡萄酒将采用配额销售制。有专家表示,这是学习波尔多名庄的配额制销售模式,在国内葡萄酒企业中还是头一遭。此外,张言志表示,计划在一个月内卖完2017年份的“贺兰红”和“玉鸽”。

 

      “2017年接手后,我们对21年的老藤进行了修复,并着手新葡萄园的种植,这些对产量都有影响。所以2017、2018年份的产品只有120万瓶左右。2019年份酒的产量将得到较大增长。在这一点上,我们不急,品质是我们发展的灵魂,在不久的将来,西鸽酒庄会走出一条规模经济的品牌之路,带动贺兰山东麓产区,走向世界。”张言志表此豪言时,就像一只翔于云端的鸿鹄。

 

03

言商:西鸽“三剑客”

 

      一个月卖完一年的酒,张言志如此说,人们也就如此信。信的,是他的人品、才华和眼光。

 

      说到眼光,就得提提张言志的奔富Max`s那一战。

 

      奔富Max`s和奔富BIN同为战略产品系列,2015年刚一上市,张言志就坚定的将其价格锁定在了300元-500元区间。在他看来,当时的进口葡萄酒市场,这个价位没有王者品牌。张言志的决断,顺应了消费升级的趋势,在后来奔富BIN价格不断上行时,奔富Max`s收获了大量的市场份额。

 

      前鉴不远,人们又有什么理由不看好张言志用灵魂打造的西鸽酒庄呢? 

 

▲西鸽酒庄被宁夏葡萄酒交易博览中心指定为“贺兰红”酿造酒庄

 

      据了解,西鸽酒庄只会专注于西鸽、玉鸽、贺兰红三个品牌。其中,西鸽是酒庄的正牌酒,是西鸽酒庄所有产品中品质、品牌、价格的标杆。张言志希望西鸽像茅台一样,在未来成为中国葡萄酒的价值和价格烙印;而玉鸽则是副牌酒,在亲民的价格下体现高性价比,定价覆盖100—300元区间,定位于大众喝得起的贺兰山东麓优质葡萄酒。这两个产品的逻辑,和法国名庄的产品逻辑是一致的。

 

      而贺兰红,在张言志看来则是一个惊喜。它是宁夏自治区的大品牌, 整个宁夏产区都会来推这个品牌,投入的资源非常多。而目前,宁夏仅有四个酒庄能够运营该品牌,西鸽酒庄就是其中之一。

 

      “‘贺兰红’是产区大品牌,我们有幸担当推广;玉鸽系列兼顾的是情怀和商业,是求销量、求利润的产品;西鸽则是一款情怀性产品,它还在橡木桶中沉睡,等待着最佳时机。”张言志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国产葡萄酒大多定价100元以下,而担负着销量和利润任务的玉鸽系列却把价格定在了100-300之间。对此,张言志解释道,西鸽酒庄的酒从来不是对标国产葡萄酒,100-300价位带上目前非常混乱,高性价比的产品会很快脱颖而出。

 

记者手记:

 

 

      赴宁夏前,在葡萄酒圈的朋友那里已经听过许多关于张言志的故事。

 

      而所有讲述张言志的人,大约都会或早或迟的来上这么一句:“他是一个坚持情怀的人。”

 

      延及晤面,张言志的儒雅和传闻中并无二致。他会细心的为你介绍西鸽庄园——哪怕是一株小树的来历,也信手拈来。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温和的躯壳里,包裹着一颗执着得可怕的心。极于情,极于酒。

 

      是的,张言志执着,张言志也很简单:他只是遵循内心所愿,简单的去做一件看似简单,但很难坚持的事。

 

      其实,张言志和宁夏的缘分在2013年就接下了。那时,他在宁夏投资建了一座观兰酒庄。张言志说,观兰,才是自己情怀的极致表达。他想在宁夏留下一个属于自己的作品,他想把观兰的酒做成中国最高端的葡萄酒。

 

      然而,观兰的酒从来不曾走出过庄园。

 

      观兰的600亩葡萄园,就是张言志酿酒理念的试验田。这个大玩具,让玩法拉利、玛莎拉蒂的小屁孩们以头抢地。

 

      他就是用这600亩葡萄园,反反复复的在品质上玩儿,只要有一丁点儿没达到张言志心中的标准,就是无休止的Game again。至于张言志心中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天知道!

 

      说起观兰,张言志笑言:西鸽献给全世界,观兰留给自己。

 

2019年8月20日 17:52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