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西鸽,能否走出中国葡萄酒的新方向?

首页    媒体报道    三重西鸽,能否走出中国葡萄酒的新方向?

​转自:《糖酒快讯》

文 | 罗玉婷  编 | 彭英俊  制作 | 彭英俊  

 

       今年五月,在张言志朋友圈里存在了两年的西鸽酒庄正式对外开放。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专家团和经销商团队一拨接一拨地来到玉鸽葡萄庄园酒庄小住几日,参观酒窖、车间,到葡萄园里踩一踩宁夏的风土,晚上在玉鸽有机餐厅把酒言欢,品鉴西鸽目前已有的贺兰红与玉鸽两大系列,品尝酒庄餐厅厨师精心烹制的美食,相当惬意自在。

 

       庄主张言志大部分时间会留在酒庄,和到访的客人们畅谈关于西鸽的一切,从酒庄设计理念到产品规划,从葡萄培育到销售渠道,对于客人们提出的绝大部分问题他几乎都侃侃而谈,知无不答。这份笃定让人不得不相信在他心里早就已经构建了有关西鸽的所有构想,接下来要做的不过就是照着心中的蓝图一步步实践。

 

 

       在贺兰山东麓产区的众多酒庄中,西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庄主张言志是葡萄酒行业中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酒庄是新西兰马尔堡产区与宁夏产区合作的示范性酒庄,在酒庄设计、配套葡萄园、生产设备、市场渠道等软硬件方面都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栖息西鸽湖畔的西鸽酒庄,会给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或者中国葡萄酒产业带来哪些新鲜?

 

情怀西鸽  跟着对的人做正确的事

 

       有人说在中国酿葡萄酒是一件非常需要情怀的事情,经年不见回报的投资,需要耐得住葡萄园和生产车间里的寂寞,经得起浮躁商场的诱惑。恰好,张言志就是一个有情怀的人。他用李宗盛《山丘》里的一句歌词形容自己:“我已经越过了那个山丘,进入看见自己内心真正追求的时候。”在他心里,西鸽已经成为他终身奋斗的事业。

 

       酿造一瓶能装下自己理想的葡萄酒是每个酿酒师的梦想,葡萄酒专业出身的张言志也不例外。为了这个梦想,他去法国留学学习酿造技术,做进口葡萄酒贸易积累启动资金。到2017年,需要打造一个示范酒庄的宁夏产区政府,与怀抱一个朴素酿酒梦想,并且手握400多家渠道资源的张言志“相遇”,一切都是刚刚好。

 

       西鸽酒庄北面有一个面积颇大的湖,当地人称之为“西鸽湖”,湖水清澈、水草丰茂,湖面再往北是一处古烽火台遗址,与现代化的酒庄遥遥相望,似乎进行着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张言志说,两年前决意要建酒庄时,他走了贺兰山东麓产区许多地方,最终在西鸽湖畔、烽火台下找到了这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地方。选定了地方,酒庄的建设推进起来十分迅速,张言志透露,从规划设计到方案确立前后只花了15天时间。

 

 

       看似冲动决定的背后是张言志多年来在心里对理想的反复打磨,他很早就想明白了西鸽酒庄需要什么,将以什么模样呈现。西鸽酒庄由泾渭分明的两部分组成,一边是有巨大发酵罐、进口灌装线和几千个橡木桶的生产区域。一边是极具设计感且充满诗意的精品酒店。张言志透露,西鸽将会免费对游客开放,游客不需要预约就能进酒庄参观。想参观游览有人讲解,想品鉴西鸽的产品有专门的品鉴室,一楼西鸽图书馆免费开放,累了可以在这里歇歇脚,看书发呆,过一段随心所欲的时光。张言志说:“我希望在西鸽,葡萄酒会变成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我们不设门槛,欢迎所有愿意进来逛一逛、品尝葡萄酒的人。”

 

 

       毫无疑问,张言志是西鸽的灵魂人物,他的思想和情怀体现在西鸽的每个细节。大到酒庄选址、设计理念,小到一棵树、一株花的位置,都是他“酿一瓶好葡萄酒”理想的具象化。在他的影响下,西鸽汇聚了一批来自不同地方,却都怀揣同一份理想的人,他们丰富了西鸽的血肉。

 

       负责海外营销业务的是来自法国的漂亮姑娘仙妮,说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早就习惯了张老板非人的工作节奏,每天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骄傲地介绍西鸽的每一款产品和酒庄理念。

 

       负责葡萄园的张工曾经有过在国内多个酒庄工作的经验,如今他管理着1.5万亩老藤葡萄园,负责种出优质的葡萄,并交给下一个环节。

 

       首席酿酒师廖祖宋曾经是张言志另一个酒庄观兰酒庄的酿酒师,与他志同道合。包括酒庄里每一个工作人员,他们所表现出来的自信与对工作的热爱都十分令人感动。

 

 

       身处酒庄,能很鲜明地感受到“用心酿一瓶好葡萄酒”不仅是庄主的理想,更是一群人共同的追求,是一群人跟着一个对的人用正确的方式做正确的事所展现出来的力量。

 

顶配西鸽  花在刀刃上的4亿投资

 

       美丽的西鸽湖、富有空间感的西鸽图书馆、舒适精致的玉鸽葡萄庄园酒庄……这些可见可触摸的部分只是西鸽美丽的外衣,由176米长的观光走廊串联起来的四个生产车间,以及距离酒庄10分钟车程的1.5万亩20年以上的老藤葡萄园才是西鸽的核心竞争力。对核心竞争力,张言志花起钱来毫不含糊,尽量“一步到位”。

 

       作为宁夏产区与新西兰马尔堡产区共同指导建设的示范性酒庄,西鸽的设备在宁夏产区都是令人艳羡的“顶配”装置:发酵罐是张言志与首席酿酒师一起设计的倒锥型发酵罐,奇特的形状更便于去除皮渣,同时配备全球领先的新西兰全自动控温及自动循环系统,全程监测葡萄酒发酵温度,科学控温,帮助酿酒师更好地掌控葡萄酒的品质,并且操作简单,在手机上就能完成。从法国进口的振动给料台、除梗粒选机和来自德国的气囊压榨机,全功率下一小时能灌装3000瓶的意大利灌装线,以及2000只橡木桶......

 

       酒庄还有自己的化验室,配有专业学院都不见得有的全套仪器,包括进口半自动检测仪、气相色谱仪、溶氧仪、氧气仪等。这套设备连法国勃艮第葡萄酒教授都见了都十分羡慕。

 

 

       西鸽的“壕”不仅体现在酒庄内,更根植于葡萄园里。西鸽拥有目前宁夏产区最好的一片葡萄园,树龄均在20年以上,且品种多样,包括宁夏产区特有的蛇龙珠和西鸽特有的琼瑶浆。可以说,张言志最终决定在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投资兴建酒庄,与这一片葡萄园有着莫大的关系,这是宁夏最早的一片葡萄园,过去宁夏许多知名品牌的葡萄都来自这个葡萄园。

 

 

       2017年接手葡萄园后,张言志和葡萄栽培团队认真研究了每一个品种的生长情况,最终做出了惊人的决定:主动减产,对葡萄园进行全面技改,以损失两年产量的代价换取葡萄二次生长的机会。技改的成果直接体现在酒体上,张言志和酿酒团队惊喜的发现2018年份的酒在2017年的基础上有了明显提高。“2017年的酒已经很好,2018年还能更好,这说明我们的葡萄园潜力非常大”张言志说。

 

       西鸽斥巨资建设了一套“智慧农业”系统,监控西鸽目前三个葡萄园的风土表现,降水、日照时长、土壤温度、风向、风速等,利用大数据科学栽培葡萄,同时也能进一步发掘葡萄品种与风土之间的深层次关系,找到更适合葡萄园风土的葡萄品种。张言志介绍,这套系统对青铜峡产区的所有酒庄都是免费开放的,他愿意将数据共享,带动整个产区葡萄酒品质的提升。

 

 

       西鸽从选址动工到开门迎客历时两年多,张言志粗略估算总投资超过4亿元,是贺兰山东麓产区中投资最大的酒庄之一。但这些钱都花在了刀刃上,花在了基于张言志和团队专业素养的决策上:该省的地方省,该花的地方花。酒庄没有设计地下酒窖存放橡木桶,而是配套了恒温控制系统,这是为了让整个酒庄的生产线在一个水平面上,方便工人操作以保证生产效率,快速地完成发酵罐到橡木桶到灌装再到发货的全套流程。对西鸽这种规模的酒庄,控制效率就能控制住成本,这种控制力正源自于张言志多年的专业经验。

 

产业西鸽 贺兰山东麓的新机遇

 

三重西鸽,能否走出中国葡萄酒的新方向?

 

       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是近几年国内发展势头最强劲的明星产区,过去提到宁夏,人们总会想到宁夏枸杞和苹果,如今,宁夏葡萄酒正在成为宁夏新的产业名片。过去十年里,贺兰山东麓几十个精品酒庄为产区捧回来大大小小近千个国际奖项,成为国内“含金量”最高的产区。然而有几分尴尬的是,国际大赛的奖杯没能有效转化为消费者的口碑,宁夏葡萄酒在市场上的局面一直未能取得突破。西鸽是宁夏产区政府的一次新尝试,用规模打开市场。

 

       张言志坦言,在西鸽建设的过程中,获得了产区政府很大的支持。在产区主推“产区+品牌”的模式下,西鸽获得了生产贺兰山东麓产区大单品“贺兰红”的授权,并可以使用自己的酒标。产区政府的支持,无疑对西鸽寄托了巨大的希望。

 

 

       在张言志的规划中,年产量达到1000万瓶的西鸽未来将采用介于小酒庄团购与大规模工厂酒之间的模式,利用酒易酩庄积累的渠道资源,完成国产酒庄酒的市场化进程。据了解,西鸽酒庄将会有三个系列,贺兰红、玉鸽及还在酝酿中的西鸽,三个产品系列有着各自的使命。

 

       贺兰红是贺兰山东麓产区的大单品,为产区塑造品牌,是产区政府切入市场的重要抓手,N28、N50的数字定价法则,直接体现了产品的价值和价格。对于一款将要在大流通渠道呈现的产品,这样的命名方式无疑替消费者省了很多事。

 

       玉鸽系列做单一园、单一品种的专业化、差异化、特色化,将要体现充分体现宁夏风土的特点,“每个葡萄品种在宁夏这片土地上应该呈现什么样子,玉鸽要成为这个参照物。”张言志说,玉鸽系列将切入目前竞争最为激烈也相对混乱的100-300元价格带的竞争,他有信心,玉鸽会成为这个价格带的标准。

 

       对于还在酝酿的西鸽,则是他理想和情怀的在市场上的终极呈现,是要成为国产葡萄酒中具备价值衡量作用的标杆型产品。

 

 

       西鸽酒庄开放后,许多经销商“不请自来”,其中不乏茅台、五粮液等白酒名酒的经销商,他们纷纷表达了希望代理西鸽产品的强烈愿望。张言志认为,国产葡萄酒的风口已经隐约吹起来,很多经销商都希望找到一款有潜力、有价值的产品,西鸽的出现填补了这个缺口。

 

       作为新晋的产区“巨无霸”酒庄,西鸽与产区内大部分中小酒庄有着截然不同的使命,它不仅是张言志的西鸽,同时也是宁夏的西鸽,甚至中国的西鸽,代表产区参与到国际市场中,具备影响国内葡萄酒市场的实力,因此无论对张言志本人还是对产区,西鸽模式的成功都十分关键,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宁夏产区未来的发展方向。

 

       西鸽酒庄以湖命名,像波尔多一些传奇的酒庄一样,也许若干年以后,这片湖泊会成为中国葡萄酒的朝圣之地。

 

2019年8月20日 17:17
浏览量:0
收藏